棗莊齊魯網5月15日訊(棗莊廣播電視臺 渠玉峰 通訊員 孫姝華)6歲,一個天真、爛漫的孩提時代,因為一場意外的燙傷,改變了這個孩子的童年,讓他在異樣的眼光中成長。6歲的李相君,由於嘴部被燙傷而毀容,從小受人的譏笑,到了入學的年齡,怎麼也不願去上學。可是,想要恢復容貌,需要高達10萬元的整容費用,這個數字對一個貧苦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個天文數字。而對於這個6歲的孩子來說,整容、上學就是他最大的夢想。
  厄運接踵而至 貧苦的家庭不堪重負
  李相君,家住山亭區馮卯鎮嶂山辦事處陳山村,在他剛剛學會走路的時候,一次不慎的燙傷,鼻子以下的面部被"毀容",嘴唇下麵一處幾乎都被燙透氣了,成了"花嘴",當醫院告知植皮手術需要10萬塊錢的時候。全家人都傻了,不知道何去何從的他們哭成了一團。小相君的爺爺說,忍受吧,或許這就是孩子的命啊。
  記者瞭解到,小相君的家庭由爸爸媽媽、爺爺奶奶和老爺爺組成。早在他還沒有出生的時候,他的爺爺就為了給小相君的爸爸娶上媳婦而勞苦,省吃儉用,四處借錢蓋房子,沒有吃過一頓好飯。直到小相君的媽媽生下了他,但是,家裡的債務仍然一直都沒有還清。
  2011年,厄運再一次降臨到了這個不幸的家庭,本來條件就不好,厄運的降臨讓這家庭猶如雪上加霜一般。
  2011年小相君的爺爺和奶奶同時被查出了癌症,小相君的爸爸是個非常老實的農民,只會幹一些簡單的農活,由於家中的老人及孩子需要人照顧,小相君的爸爸連出門打工都去不了,家中的山地幾乎又沒有什麼收成,一家人過得很是清苦。
  2014年春節前,小相君的爺爺一一退掉了村裡好心人給捐助的錢,"我們一家已經欠大家的太多了,建房的時候借的錢到現在都還沒有還給你們,現在說什麼都不能再麻煩你們了……"小相君的爺爺哽咽地說道,就這樣,他自己一人默默忍受著病痛的折磨,沒有做任何治療,因為他知道無論如何也不能再拖累整個家了。終於,在大年二十八這一天,小相君的爺爺帶著對這個家庭的不舍,帶著對小相君的牽掛,永遠離開了人間去了另外一個沒有痛苦的地方。臨終前,他牽著小相君的手說:"投胎生到這個家庭,孩子你的命不好啊,我們欠你的,只有下輩子再還你……".
  記者瞭解到,小相君一家的現狀,令人十分同情,現在,小相君奶奶的肺癌日益加重,卻無錢治療,80多歲的老爺爺因為失去了兒子也病倒了。小相君的爸爸被眼前的災難打擊的整夜失眠,常常一人對著小相君發獃,對於以後的生活充滿了無助,更加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。
   因"花嘴"變內向,希望整容後再入學
  李相君現在6歲了,已經到了該入學的年齡,對於一個只有6歲的孩子來說,他非常渴望上學,一個人經常看著背書包的鄰家孩子發獃,但是他臉上的燒燙傷卻成了小朋友們譏笑、諷刺他的"由頭",讓這個懂事的孩子不願意去學校,也不願意跟別的小朋友玩耍。而醫生初步診斷,小相君如果想整容的話,費用不菲,因為面部需要多次皮膚擴充,大概手術費用約需10多萬元。
  "我不想讓別的小朋友因為我的樣子而取笑我,我只想要整容,想要去上學,這就是我的夢想,我也想要像別的小朋友一樣,天天背著書包去學校上學,和他們一起玩耍,和他們做朋友。"小相君天真的說到。  (原標題:棗莊6歲男童嘴部被燙傷毀容 無錢治療成“花嘴”)
創作者介紹

大方包

pe61pevc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